•        后“国问”(惠州)研讨会的惠州十问
  • 问政对象:
  • 回复:0 浏览: 提问时间:2012-9-25 15:05:17
人推荐

 后“国问”(惠州)研讨会的惠州之问

---研究创建“惠州网络管理与服务工作局”的十大期待 

 

 鸣 

欣喜,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以下简称“国问”)又一次在惠州举行。本次“国问”研讨的主题是:网络参政问政制度化。其中,网络问政的“惠州样本”、“惠州经验”深得共识,深受专家学者热捧和赞赏。群英智慧云集,观点领袖纷呈,如此高规格会议,其惠州的里程标志及非凡意义。会后之问,网络之问,惠州之问?即应运而生……

一问什么是“网络问政”?网络问政,作为早期的网络政治,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只不过是当网络成为现代工具时的一种新型政治。对民众,网络是一种信息通讯工具;对社会,网络是公众交往与活动的载体和介质;而对政府,网络不过是一种现代行政管理与社会管理的工具!仅此而已。

二问“网络问政”究竟能走多久?当网络功能、网络信息与网络科技处在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时,“网络问政”的态势,自然亦不以领导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

三问“网络问政”制度化、机制化、常态化的基础、前提和基本要素在哪?本次研讨会,贵在提出了一个网络问政制度化建设的课题,但当今网络问政的理想化成份、理论化程度较为浓厚,具有深层次、务实性、操作性的思想体系、制度体系工程之顶层设计,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四问“网络问政”如何走向成熟?目前的网络问政只是一种单向、单一、单纯的政治形式,或者说是网络政治的初期或初级阶段!惠州的“惠民在线”、“网上办事大厅”、“网络问政平台”、“书记微博”、“市、县(区)党政信箱”、“网上信访”等系列网络窗口、网络栏目已经形成了很好的“网络政治”雏形。成熟的网络问政,是具有社会性质的、多元化,且具有结构层次、分门别类的网络民生、网络政治!

五问“网络政治”是否出现?其实,当网络成为人们从事社会生产、社会生活与社会活动的工具时,网络政治就成为现代社会的产物。即,传统政治+网络政治=现代政治。换言之,现代政治与传统政治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加入了被称之为虚拟社会管理之网络政治的元素。网络政治,无非就是政府运用网络系统,加强对虚拟社会管理与社会服务的一种形式。在这个意义上说,网络问政更为完整的表达,应当是现代社会多元化的网络政治。

六问惠州推动“网络问政”迈向“网络政治”能何作为?近年来,惠州明智的主政者善用网络、善长前瞻、善于先行,形成了颇具特色的“惠州经验”,但经验终归只是经验,从惠州实践,到真正意义的“惠州模式”还有距离,期待着跳出惠州看惠州,跳出网络看网络,以一种更新的思维,更大的作为,锐意进取为推动中国的“网络政治”探路!

七问惠州的“网络问政”专业团队、理论体系何时形成?据研究表明,全国、广东目前的网民数量,是约占人口总量的60%,这就意味着,在惠州,网民数量应该是在200万以上。据悉,目前全市的网络问政工作,只是市委办信息科的几位小年青在做。要应对200多万网民的政治信息、民生诉求等显然不够!建立一个常设机构,组建一支适应网民需求,适应网络问政需求,适应网络服务需求的专业队伍,培训一支具有专业知识、专业技能的网络管理与服务迫在眉睫,更是网络问政制度化的前提、基础和保障!

八问惠州的能否先行成立“网络管理与服务工作局”?什么工作都是要人去做的,没有足够的人去从事一项工作,这项工作则易沦为无本之木。网络问政亦不例外。惠州的“网络问政”能走多远?对待网民、网络、以及网络信息,政府的姿态,不仅是网络管理,更多的是需要服务。200多万惠州网民的网络信息管理与服务工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取决于政府从事网络管理与服务专业工作的基层基础建设,专业机构建设,以及专业队伍建设的程度!

九问如何理性认识网络社会、网络政治与网络生态?目前的网络社会如同现实社会,真与假,善与丑,美与恶俱全同在,令人爱,又惹人恨!有专家学者大加讨阀,有受伤者憎恨切齿,有受益者奉若神明。其实,网络现象作为现代社会现象和现代社会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网络问题不必要大惊小怪。网络生态的多样性、网络政治的多元化、以及网络现象的千奇百怪,所有这些问题的产生与存在,无非只缘于网络政治研究、网络社会研究与网络管理研究的滞后与偏颇!

十问惠州网络文明、网络文化、网络政务何时形成?惠州作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的佼佼者,网络教育、网络宣传、以及网络引导等不应滞后,期待着从事“理论惠州”研究的专家学者,能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并作出更大的贡献!

评论 [0] 转发:
0
领导、党政部门回复
网络问政部编辑回复
问政观察员回复
  • 最近被关注的领导
  • 猜您关注的领导
网民推荐更多
热门话题更多
问政平台图集
最新回复领导[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