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呈请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复查申请书
  • 问政对象: 省检察院
  • 回复:5 浏览: 提问时间:2016-1-25 14:08:54
人推荐

  呈请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复查申请书
 
  申请事项:
 关于申请人李从达职业病(尘肺病贰期、伤残肆级)诉德璞复合材料制品(惠州)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惠阳区人民法院在进入立案审理之后,出现了涉违反《职业病防治法》、《安全生产法》、《侵权责任法》、《使用有毒物品作业场所劳动保护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申请人又上诉到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又提请惠州市人民检察院监督,可惠州市中级人民检察也将法律法规置之度外,还是不依法申请抗诉,反而还作出了不予监督决定书。申请人请求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复查,依法纠正申请人残疾赔偿金,促进司法公平公正,依法保护弱势群体切身的合法权益。                                                                事实和理由                                                           2007年11月22日,申请人入职德璞复合材料制品(惠州)有限公司,简称《德璞公司》研磨车间从事研磨工作,由于德璞公司防护措施严重不足,粉尘浓度严重超标,在未知申请人的情况下,使申请人受到严重的人身伤害。申请人在2011年1月13日被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其他尘肺贰期,2011年4月17日,惠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2011年5月19日,惠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劳动功能障碍(伤残)肆级,生活自理障碍达不到等级。
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安全生产法》第五十三条:因生产安全事受到损害的从业人员,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权利的,有权向本单位提出赔偿提出。《民法通则》一百零六条: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素任。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第二百零八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本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或者发现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提出抗诉。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同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本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或者发现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可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并报上级人民检察院备案;也可以提请上级人民检察院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审判监督程序以外的其他审判程序中审判人员的违法行为,有权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第二百一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抗诉书之日起三十日内作出再审的裁定;有本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至第五项规定情形之一的,可以交下一级人民法院再审,但经该下一级人民法院再审的除外。等法律法规及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诸多判例,都同时支持了人身损害残疾赔偿金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和伤残津贴。同一法院在相同的法律体系下针对相同的案件作出不同的判决明显不公。惠州市人民检察院也未依法监督法院,司法权威何在,申请人所患的是职业病(尘肺病)无法治愈的疾病,长期要受病魔的折磨,它具有持续性,综合性,严重性、后续复发和恶化到慢慢地死去,在治疗上则有持久高额和不确定性特点,职业病的伤害不仅是病人本身,对病人家属也显而易见。根据以上法律法规和事实证明申请人享受工伤保险外,还应享受民事赔偿。工伤待遇是建立在无过错基础上的,职业病一旦发生,则用人单位就存在明显过错,因此,对因用人单位的过错导致的人身损害,不能因为享受了无过错的工伤待遇而获得豁免,否则,就是姑息、纵容违法单位的无良与违法,这对其他依法参保并依法做好了职业安全防护单位是肯定不公平的。一、德璞公司职业防护措施严重不足,过错明显;二、申请人因职业病遭受沉重打击,而家中父母年迈及年幼孩子的抚养靠一点薄弱的工伤待遇来苦苦支撑;三:依据法律规定及相关判例,本人应享受工伤待遇和人身损害赔偿。请求上级领导为病人做主,还病人一个公平,公正,公道。申请人李从达于2007年11月被德璞公司安排在打磨车间从事打磨工,德璞公司既未向李从达告知其工作中需接触的物质是有毒有害的物质及工作环境存在职业危害因素,也未进行有效的防护,致使李从达罹患职业病,因此德璞公司存在严重的违法侵权过错责任,首先德璞公司与李从达所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中根本没有提到李从达的工作岗位可能存在职业病危害及危害项目,德璞公司故意隐瞒了职业病危害。这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其次,根据惠州市惠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德璞公司的粉尘检测,粉尘严重超标,这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再次,德璞公司不为李从达提供有效的、合格的职业危害防护用品,这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就是因为劳动条件恶劣、环境污染严重又没有有效的防护措施才导致李从达罹患职业病(尘肺病)终生受折磨。由于德璞公司的违法侵权行为严重侵害了李从达的生命权、身体健康权、精神健康权、劳动发展权、造成的损失和损害无法以低水平的工伤社会保险待遇完全补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八条劳动条件恶劣、环境污染严重,对劳动者身心健康造成严重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等的规定,李从达请求判决德璞支付后续治疗费差额、残疾赔偿金等是合法合理的。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等十二条规定,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的,应当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但从法律位阶看,法律高于司法解释,对比《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前者的位阶和效力显然高于后者。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是特别法)经2011年12月31日全国人大修改后施行,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是普通法)公布于(2004年5月1日)施行之后。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新法优于旧法"的法律适用原则,本案应优先适用特别法、上位法和新法,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而且,我国《工伤保险条例》中的第一条、第三十三条等条文中均把“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与“患职业病"并列提出。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却是仅提到“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由此可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只针对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的案件而未规定患职业病的情形。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不能阻遏职业病人享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的民事求偿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侵权责任的优先适用原则,职业病职工也不可能因为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而排除因用人单位的过错责任造成的人身损害求偿权。李从达认为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保险存在非常大的区别。李从达就人身损害与工伤保险待遇的区别提出以下观点:首先,人身损害与工伤补偿虽然皆因身体受损害而承担责任,但两者的法律属性、责任性质、归责原则、责任承担方式:既不互相依存,更不互相排斥,可并行不悖。(1)法律属性不同。前者属于传统民法的范畴,法律关系为侵权法律关系:而后者属于社会法的范畴,法律关系为社会保险法律关系。(2)责任产生基础不同。前者的基础是用人单位的侵权行为,后者的基础是缴纳保险费并出现法定支付情形。(3)责任性质与承当方式不同。前者为个体责任,是赔偿性质,具有价值上的惩罚性,后者为社会责任,属补偿性质,价值上非惩罚而是救助性质。(四)归责原则不同,前者为过错责任,后者为无过错责任。(5)责任目的不同,前者为保护受害人充分受偿并惩罚侵权人,后者为分担用人单位用工风险、救助工伤患者。总之,劳动者同时拥有两个并不悖行的根本不同的请求权。其次,(1)人的生命健康是无价的,不能以金钱衡量,因此,虽然存在赔偿数额大小的问题,但除了医疗费、交通费等实际支出性的费用外,其他赔偿或补偿难以构成重复赔偿。(2)人身性质的保险责任根本不具有排斥其他赔偿的功能。这既和保险性质有关,更是生命健康无价的具体体现。不管是商业保险,还是法律强制保险,除了医疗费、交通费等外,保险机构都不能行驶其他人身损害的代位求偿权。而且受害人既可同时获得侵权赔偿与保险待遇,也可同时获得多份保险待遇,均不被认获得了不当利益。(3)如果人身相关的保险待遇具有阻碍民事获赔的功能,则法律强制险根本没有存在的正当性,因为其无疑是强迫与限制公民求偿权,并且强迫替侵权人的过错买单。最后,本案只有同时支持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保险待遇,才能实现相关法律制度的根本目的,才能真正维护良知和正义,而不是相反。(1)我国工伤保险制度的三大目的:一是保障受伤职工获得医疗救治与补偿。但因职业病终身无法治愈且病情不断加重晋级,因此对于职业病患者而言,救治和补偿远远落后于实际需要。二是分散用工风险而非承担用人单位的所有风险,用人单位必须对其自身过错负责。三是促进工伤预防分职业康复,此乃最根本目的。因此,只有要求用人单位对其过错承担赔偿责任,才能减少职业伤害的存在。如果其可免责,无疑只鼓励用人单位不进行职业病防治,将劳动者的生命健康推向极其危险的境地。(2)用人单位对其自身过错承担赔偿责任,也是对其他守法经营单位及整个工伤保险制度的健康运作负责,更是对恶意逃避社会责任的无良企业予以有错必究且过责相当的法律正义之内在要求。(3)不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都规定劳动者在工伤待遇之外,还可支持其他民事赔偿。此种明文规定,是对工伤保险制度之不足的弥补。只有法院履行职责给予支持,其才不至于落空。以显司法的公正。
此致
广东省人民检察

评论 [5] 转发:
0
领导、党政部门回复
网络问政部编辑回复
问政观察员回复
长沙问政网友

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深圳人大,罗湖法院、深圳中院、广东高院,是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 方政府机构???
  中国当今改革的突破口在于抓法官枉法裁判罪。不把法律当废纸,而真正地执行,是当今中国法院第一要务!周强院长说:要坚决清除法院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要追究有关人员直接责任,还要倒查追究法院领导责任。向全国人民公开发表表态的,又不落实执行算不算 虚假广告?2013)深罗法民一初字第1438号、深中法(2014)民终字第1993号,以深圳人民医院伪造的病历和罗湖法院捏造的医疗鉴定结论 假证,却只字不提,我们诉医院误诊用错药和违规滥用抗菌素,篡改抗菌素处方单日期,伪造病历,致贺息因严重中毒休克而枉法判决、控告人:黄端惠,贺息因,电话133195753072016127

2016-1-27 13:46:04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 最近被关注的领导
  • 猜您关注的领导
网民推荐更多
热门话题更多
问政平台图集
最新回复领导[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