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区分局经侦大队陈舒雅警官违法办案,应严惩不贷
  • 问政对象: 省公安厅省监察厅
  • 回复:0 浏览: 提问时间:2016-5-13 13:02:27
人推荐

 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区分局经侦大队陈舒雅警官违法办案,伙同报案企业伪造证据、企图刑事陷害本人,本人投诉后,请看公安局的“神回复”:

一、经侦大队警官公然违法取证,伪造证据
        本人徐光辉,男,汉族,湖南长沙人,1969年7月出生。2015年1月1日,广州市公安局萝岗区分局(现合并到黄埔区公安分局)以浙江某企业的报案,以本人在广州圣维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期间涉嫌莫须有的“职务侵占罪”进行错误刑事立案并网上追逃,2015年6月17日本人被刑拘,同年7月24日,因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检察院不批捕,萝岗区公安分局遂对本人采取了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2016年2月24日,我按规定到广州市公安局萝岗区分局报到,接待我的是经侦大队的办案人员陈舒雅警官,然而,令我想不到的是,陈舒雅警官竟然一人在他自已的办公室对我进行讯问、做笔录,不是在公共办公区,自始至终都只有陈舒雅警官一人对我进行讯问、做笔录,并要求我按照他的意思在多份笔录和多份书面证据上作假:1、强行要求我将两份讯问笔录的时间一份倒签到2016年1月14日,一份则要求我推迟一天签2016年2月25日的时间;2、针对浙江某企业的会议纪要,陈舒雅全部要求我按他的要求倒签到2016年1月14日;3、还有几份是广州圣维可电子公司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浙江某企业对圣维可公司高管的激励措施等文件则要求我全部签到未来的2016年2月25日------其目的是为了“形成证据链”,害我入罪。
        二、依法投诉经过
      本人当天做完笔录后,非常恐惧、恐怖、绝望,感觉到陈舒雅警官与浙江某企业是在合谋要害死我,我当天下午就立即赶到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检察院反映了陈舒雅警官违法取证的情况,并在侦查监督科做了投诉笔录;2月24、25日,本人针对陈雅舒警官的违法办案行为写了书面的情况说明和《关于2016年2月24日我在萝岗区公安经侦大队所作的笔录说明》两份材料给我的辩护律师、要求其向广州市公安局局长、警务督察部门和法制部门反映,同时向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检察院反映。
2016年2月25日,本人的辩护律师向上述有关部门提交了《关于原广州市萝岗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在侦查中造假取证的情况反映》,2016年3月8日,我的辩护律师再次向上述机关递交了原萝岗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在侦查中造假取证的情况反映〈二〉。
      三、黄埔公安分局的“神回复”——此地无银三百两
    2016年4月25日下午两点半,我与我的辩护律师应黄埔区公安分局的事先通知到达黄埔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公室,接受其送达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区分局于4月14日作出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该意见书明确答复了两点:(一)经核查,侦查人员不存在单人问话以及伪造劳动合同的情况。这一回复可谓公然包庇违法犯罪的答复:1、既然不存在侦查人员单人问话的情况,那么还有一位侦查人员是谁呢?2、既然浙江某企业不存在伪造劳动合同的情况,为何劳动合同中我的姓名并非我本人所签,而且合同签订时间居然是2013年1月1日这样的法定假期呢?何况某企业的甲方只有公章,没负责人签名呢?    其完全是包庇违法犯罪!
第二项答复,则更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的犯罪行为。《答复意见书》第二项答复内容原文为:“关于信中反映签署为1月14日的笔录和书证,没有作为证据采用,签署为2月25日的笔录和书证,经核实,时间应为2月24日,经补正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显然,这一答复内容反而证实了我本人反映的违法取证情况是事实,“1月14日的笔录和书证,没有作为证据采用”,恰恰证明我反映的笔录和书证倒签日期1月14日是客观存在的,也说明黄埔区公安分局已查明该证据系“违法取得”,否则,为何不作为证据采用呢?而“签署为2月25日的笔录和书证,经核实,时间应为2月24日”,这也与我反映的陈舒雅要求我推迟签名至2月25日的说法完全符合。
然而,令人愤怒和所有公民恐怖的是,既然已经查明了陈舒雅警官确实存在违法取证的行为,为何又还包庇陈舒雅的违法行为呢?《意见书》只字不提对陈舒雅违法行为的处理,甚至连最基本的责令陈舒雅回避办案的“声明”都没有,如此宽容的对待“违法取证”,我实在不知道法律的尊严、公民的权利到底还有没有?法律是否还值得去相信?
更让人不解的是,黄埔区公安分局还明确表明了伪造的证据“经补正后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这种缺乏基本法治意识的说辞居然是从我们法治水平很高的广州市公安机关说出,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本案已经不是一份笔录或一份书证的时间签署“笔误”的问题了,而是一个有预谋、有计划的制作虚假证据的问题,倘若这样违法取证所得的证据仅仅将“错误的时间更改过来”就又“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我实在无法想象,我国的法治到底在哪,因为按照黄埔区公安分局的逻辑,倒签到1月14日的证据,同样也可以“补正”时间后作为证据采用,但其为何却只是针对2月25日的虚假证据而“补正”呢?我想,原因没有其他,那就是违法取得的日期推迟到2月25日的证据对本案“有利”,而倒签到1月14日的证据恐怕多半也是“无关紧要”,我更加不敢想象,我的案子还有多少证据是通过这样的“补正”而作为证据的。
《答复意见书》中最后一句话是“让案件当事人切实感受到阳光与正义”,我面对黄埔公安分局如此“神”一样的“答复”,我真不知道“阳光”在哪里,“正义”又在哪里?我不知道自己离“阳光”和“正义”到底有多远?但我仍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法律,对于这种违法办案,伪造证据制造冤假错案的执法办案人员一定会绳之以法,严惩不贷!
我希望,属于我的“阳光”、我的“正义”离我不会太远了! 

附: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区分局之《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

 

                                      徐光辉

                                      电话:15074815555

                                      邮箱:xgh0213@163.com


 

评论 [0] 转发:
0
领导、党政部门回复
网络问政部编辑回复
问政观察员回复
  • 最近被关注的领导
  • 猜您关注的领导
网民推荐更多
热门话题更多
问政平台图集
最新回复领导[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