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区党员应成为社区创新管理的主力
  • 问政对象: 省委副书记、省长朱小丹
  • 回复:2 浏览: 提问时间:2012-3-23 14:18:55
人推荐

 改革开放30余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迅猛,成就巨大,老百姓生活得到明显改善,人民群众得到了许多实惠。但群众依旧对政府意见甚多,群体事件和上访不断。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人民群众民主意识、维权意识增强,在物质生活改善的同时更加注重社会公平正义,另一方面也显现出政府工作角色转变滞后,工作方式僵化,工作效率不高,致使政府诚信度下降,社会管理跟不上引发群众不满。    

 
政府公信力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政府的政治合法性,二是政府对公众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三是政府行为的规范与科学程度。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七大以来,广东各地各级政府在重大决策上出现明显失误的情况显著减少,但是一些地方特别是基层政府在推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上仍未彻底摆脱急于求成的观念,片面追求发展的高效率,对社会公平兼顾不够,尤其是在社会管理上思想还停留在上个世纪。领导同志特别是党的一级行政主官,以经济发展挂帅,一切决策以围绕最大经济效益为出发点,这是影响政府公信力的一个主要因素。其次,由于对政府权力的制约监督机制不完善,党员、官员以权谋私,腐化浪费现象比较严重,群众意见很大,这是对政府公信力的最大损害。第三,因领导干部变动等原因,有的政策缺乏稳定性、连续性和科学性,损害了部分群众的利益,造成利益不平衡,社会对话机制和沟通平台缺乏,引发群众不满和上访。在群体事件中一些社区党员,特别是离退休的老党员因熟悉体制运作的规律和见识,往往成为群体维权事件中的骨干和主心骨。如乌坎村的林祖恋。    在推动社会创新管理顶层设计的节点,除抓好以下几点:一是要加快推进政务公开,落实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二是抓紧治理腐败,推进惩防体制机制建设,通过治理腐败来提升政府的公信力。三是切实落实责任追究制度。四是加强科学决策体系的建设,从制度上保证政府在作出决策前必须经过专家论证和民意测验的环节,防止专家论证和征求群众意见“走形式”(如:只聘请持赞成意见的专家参加论证,不公布民意测验的结果等)。五是把政府的工作着重点放在切实有利于民生的事业上,注重社会公平外,特别需要提出的是要发挥社区党员特别是离退休老党员的沟通桥梁作用。
 
一、传统社会管理理念和时代发展的冲突
 
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社会历史中,人们似乎从未有过视公权力的产生来源于社会民众权利的理念。为了确保权力的不可动摇,统治权益的不受侵害,需要社会稳定,需要老百姓“安宁”。因此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和官僚群体构建起了传统的社会行政管理制度,中国传统社会锻就了非常严谨的传统行政体系,即“官文化体系”和官员主导社会管理制度。
 
虽然在62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使中国社会结构发生了相当大的变革,王朝不复存在了,宪法也产生了。但是,社会深层次的变化并不大。政治上的一党专政和高度集权的金字塔型的行政管理体制(这更与中国传统官僚制度相差未几),以“一把手”负责制,和管束型命令进行社会管理和运转。进入改革开放30多年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的选择使古老的社会传统结构开始了真正的变化。而且,经济社会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发展速度变得愈来愈快。然而传统在社会管理结构系统的核心领域,还仍然顽固地固守着,由此构成了越来越突出,越来越激烈的冲突和挑战局面,即现代社会的新兴力量与传统社会势力的冲突和挑战。其焦点主要聚集在社会制度和社会管理层面,迫使社会管理制度和社会管理的价值观念必须与时俱进地进行实质性的变革,否则,中国渐进性的改革开放事业就有可能遭遇危机。社会矛盾的剧增和激化就有可能真正地动摇中国社会发展的稳定,使经济社会发展难以为继。
 
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中国社会各种矛盾与冲突已经日益尖锐:两极分化从人民的担心到了活生生的现实,基尼系数由80年代以来的0.3上升到如今的0.48;社会各种刑事犯罪率不断攀升;党政官员的贪污腐败和政府弄虚作假促使一些地方政府的公信力迅速下降,使得他们不得不愈来愈多地依赖于行政强制力和暴力;自然资源遭掠夺性地开发,导致许多地方环境被灾难性地破坏,生态危机在不少地方显现出来了,虽然GDP在喜人的上升,但山不再绿,水不再清,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受到了挑战;尤其近年来我省各地的群体事件也在很快上升,规模、影响范围和恶性程度都在不断增加,如潮州、新塘、乌坎等。过快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产生的负面效应直接反映到社会管理层面和有序发展的层面。
 
直接导因并非百姓的“非理性”,而大多是为官商勾结,严重侵犯甚至鲸吞了“草民们”的权利,“草民们”在缺乏沟通平台、缺少信息对称和引导下,忍无可忍的以群体的抗争加以回报,以法不责众的心态对抗。这些矛盾与冲突说到底就是中国经济社会和教育文化的发展与社会管理制度改革的滞后性和不适应性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在一定程度上它已经成了当前和今后我省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
 
 
二、加强社区创新管理应发挥离社区党员特别是退休党员先锋作用的若干建议。
 
1. 将放权异化为变相收权。
 
广东是最早提出社区概念的地区之一,改革开放,尤其是城镇化和商业地产的快速发展把大量的农业人口、单位人、大院人变成了社区人。
 
从社区自治和管理的角度看,广东社区管理方式和管理手段还比较落后。一是社区基层组织松散,公权力缺位,特别是居民委员会组织与良性社区组织缺乏互动与共振;二是社区有组织能力和信任度人士缺乏,社区党员参与社区组织热度不高;三是社区管理公权力退缩过快,特别是商业地产社区,由商业地产接管公共管理和公共事务决策权,社区矛盾尖锐化。
 
政府层面在应对对社区管理上,一是行政管理缺乏法制规范化和透明度。对街道、房管部门乃至个人的职责权限缺少严格明确的规定,尽管有相关的规章制度,但往往并不按规范办事,畏惧群众,畏惧开发商背后的势力,在制定政策法规时,考虑部门利益多,考虑社会、公众利益少;2011年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出台的《业委会指导条例》征询稿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在这个体例中,处处以防范和设置障碍使群众行使合法权益障碍重重,而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开发商、物业企业却不设置行政处罚条款,使得违法违规成本极低,将放权异化为变相收权。
 
 
2.社区党员,特别是离退休党员在社区创新管理中缺位
 
在社区管理和服务中要贯穿“利益是核心、感情是基础、服务是保障”的新理念。要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善于做群众工作的好传统,要善于从传统资源中发掘社区管理和服务的“新源泉”。 政府将一些事项的决定权交给居民,这样既减轻了负担,也减少了居民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同出主意、想办法解决,这就要充分发挥居住在社区中的党员尤其是离退休党员的先锋作用。
 
 
商住小区业主委员会是一个新兴的民间组织,也是最能培育成良性的社区组织,虽然在政策、在制度以及在其他各个方面给予了某种地位,但是目前总体来说广东的业主组织还处于原生状态。
 
从商住小区业主组织和居委会的关系来比较看,业主跟居民委员会的关系不太大,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从1990年到现在一再修订,但是业主很少参加居民委员会的活动。居民委员会是行政化的组织,它有大量的行政事务,有很低的投票门槛,所以行政权力可以完全发挥作用,可以做出重大决定,每一个人在居民组织中的分量很低,他的这一票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这样的话,居民可能就不关心居民委员会的事务了。但是我们在比较业主组织时完全不一样。
 
业主组织有什么不同?
 
业主组织不同之处,在于它是陌生人社会,每一个人没有行政关系,没有血缘和熟人关系,这样的一个社会,这样的一个团体中,你要想解决问题,必须要依靠规则、依靠契约。这样每一个人作用的百分比大大大于前二者。
 
业主组织有几个制度上的制衡。首先它对财产权有比较明确的设计。它的设计首先是将整个社区的财产分成专有和共有部分,然后建立了一个关联,就是专有部分和共有部分有直接关联的,也就是说你有多少面积的专有,在共有事务上就有多大的发言权。第二是业主组织中私益和公益密切相连,如果你想为个人维权,必须为公共利益维权。另外在业主组织中考虑了现代政治制度的制衡,分人头票和财产票,是要制衡大业主。第二在业主制度中非常明确规定了业主大会是一个实体。业主大会作为实体,它对业委会有制衡,所以这样的制衡使业委会主要成为一个执行机构,当然它也有执行上的决策权,但是所有重大的决策权都在业主大会上规定了。
 
此外这样的一种制衡对于多数和少数的对抗、个体和群体的对抗都有某种制衡,业主在住宅区、小区中,一般发生纠纷、冲突、对抗,所有人会被动员起来,每一票都会起作用。这是我们在发生纠纷的小区中可以看到的一点。
 
没有纠纷的时候,一个小区是安静的、静悄悄的,各人自扫门前雪仍然是中国传统模式,但是一旦发生纠纷,每一个人会被动员起来,然后每一票都会起作用。也就是财产权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对于普通人来说,住房是你所拥有的最大宗财产,家是你的家所在地,是你家人日常生活的寄托,所以如果你的家,你最大宗的财产发生了事务,那么个人是有动机去维权的。如果在维权的过程中得不到政府部门的合法、公正的平台处理,极容易引发群体性维权事件,在社区中,因涉及到个体家庭的最大财产权益问题,社区中精英力量动员最充分,在这群人中,体制内的人因熟悉行政规则最容易成为维权的“智囊”和行动指挥家,往往一些离退休的党员,因人望和组织能力成为社区维权的领头人。
 
3.建设发挥社区党员作用的电子先锋平台
 
信息公开是民主政治的基础,也是开放政府的根本要求。在传统的社区对外办公活动中,社区公众由于不能随时随地了解政府的办公程序与有关政策,常常“跑断腿”,产生抱怨情绪;甚至由于信息不明而产生腐败现象滋生的机会。互联网的运用,政府可以向公众公开办事程序,提高政府工作效率,促进廉政建设。接受社会各界的意见,自觉接受公众的监督,做到政务公开。
 
社区建设不能依赖于等级社会和资本社会,而必须依靠社区公民——组织出一个平民社区社会,要以诚信、公正、亲民和阳光为社区组织建设为目标。在社区社会中,重大决策不再是神秘的和隐蔽的,正因为它是“众人之事”,因此人人都有参与权、知晓权。任何社区重大事务决策的出台都要给社区民众以充分的参与权和知情权,以及质询权。
 
社区民众又是相对分散的,在满足社区民众的参与权和知晓权上有一定的组织困难,如何将组织成本化解为最小,互联网提供了一个最廉价和公平的选择,组织社区党员参与社区事务,引导、化解社区矛盾,反映社区诉求,监督基层政府和人员的依法行政都可以起到深化的作用。社区党员尤其是离退休党员,熟悉政策,有自身财产的权益参与动力,发挥出这些党员的先锋作用,让他们成为社区良性组织的带头人,监督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组建社区先锋网站,让社区党员充分参与到社区创新管理中来。一是以离退休党员为骨干组建社区党小组和党支部;二是居住社区的党员要积极参与社区公共活动,带领和协助社区组织发展;三是在社区先锋平台与社区党员、社区民情、诉求直通、互动。
 
评论 [2] 转发:
0
领导、党政部门回复
网络问政部编辑回复
问政观察员回复
蓝调
Hao
2012-3-23 14:34:26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蓝调
Hao
2012-3-23 14:34:25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 最近被关注的领导
  • 猜您关注的领导
网民推荐更多
热门话题更多
问政平台图集
最新回复领导[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