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推荐

 

诈骗、上访还是栽赃陷害?
 
--江门李沃球“诈骗”案观察报告之一
 
“如果李沃求不被抓,这座水塔早就完工了!”陪同我们上山的廖路山说。
 
这是江门市鹤山市雅瑶镇南靖村村民李沃求家的后山。一座圆周10多米,已砌到7、8米高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水塔,耸立在山坡坡顶,一些废弃的砖瓦水泥,零散地堆在旁边。山坡上郁郁葱葱,种植了罗汉松、水石榕、相思树等树苗,夏日正午的猛烈阳光下,苗木闻丝不动。偶有微风吹过,便蔌蔌作响。
 
廖路山,四十来岁,李沃求的乡人及玩伴。他介绍说,按照李沃求的设想,这座水塔如果完工,将分为上下两层,下面一层是一座容积达数百立方米的水塔,所储备的水,将灌溉、涵养这座20多亩山坡上的所有苗木,而水塔的上层,将设置凉亭,“不营业,只供亲朋好友坐上面喝茶聊天”。
 
但是,这个设想,随着2010年7月15日李沃求因“诈骗国家财产”被拘留并批捕后,就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想了。11个月来,不仅水塔停工,苗木场的各项在建设施停工,日常生意也陷入了瘫痪。廖路山说,当前,一家老小,无论是李沃求80多岁的父亲李春荣,60多岁的母亲李新妹,还是妻子林焕仪,全部的心思,就在于“讨回公道”,帮李沃求洗刷“不白之冤”。
 
 
一 江肇高速拆迁, 祸起“李文成山”?
 
事情的起因,要回到2008年3月。当时,李沃求雇请工人在江门市蓬江区棠下镇三堡元岭二组一个叫“李文成”的山上种植苗木,这是一块离他家不到10公里的8亩山坡地。廖路山说,长年从事苗木生意的李沃求,在江门、顺德等地有这样的苗木种植点3、4个。李沃求的妻子林焕仪说,同一天在“李文成山”种植苗木的,还有村民梁志刚、梁景润,他们俩种了约50亩;陆国光、陆国全两兄弟,则种了42亩,基本上,“附近所有的农民都在种”。
 
虽然,租用土地培植苗木是李沃求的本业,但是,在政府某些人看来,李沃求和其他村民之所以积极踊跃地种植苗木,却是另有图谋。江门市公安局蓬江分局一份编号为江公蓬刑诉字[2010]563号的起诉意见书说:“犯罪嫌疑人李沃求在获悉江肇高速公路途经线路需征用土地的信息后,为骗取国家征地青苗补偿款,在征地预公告发布后,其于2008年11月份在棠下镇三堡元岭二队“李文成山”山顶的位置抢种青苗111406棵,共计骗取国家征地青苗款324841元。”
 
现在看来,关于在“李文成山”所种植的苗木数量和所获赔偿款的金额,也许是这一事件中官方和李沃求方面唯一没有争议的部分了。而对于这份文件,以及其中各类政府文件中所说的“征地预公告”的真实性,则是双方争执最为激烈的内容。在一份有两百多人签名及摁指纹,署名为“鹤山市雅瑶镇南靖村委会村民、江门市蓬江区棠下镇三堡村委会村民”的请愿书上,村民表示,江肇高速公路建设征地中,政府完全没有履行征地程序,不但“没有按照法律程序在被征地村范围内发布或张贴“一登记两公告”,直到今天(建设完工)为止,也没有发布正式的征用土地公告”。导致“广大村民无法知道何时开始征地,也不知道征地机关、批准文号和批准时间,更不知道具体的征地赔偿标准等。”而且,“征地赔偿标准是镇征地拆迁组随意定,同组不同价,剥夺了我们村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申诉权和监督权”。
 
在一封抬头为“尊敬的省人大领导”的信访信中,李沃求家人同样表示,“我们查问江肇高速公路征用当地附近的村庄,是否有张贴或发出江肇高速公路预征公告,村民们告知没有,只有广珠铁路的(建设征地)预征公告。直到2010年10月李沃求妻子林焕仪到江门市国土局查询,还被“告知未有江肇高速公路征地公告”。也是在这一次去江门市国土局,林焕仪才见到一份“江国土资预征字{2008}12号”的征地预公告,“如果我不去江门市国土资源局,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因此,李沃求一家和村民们认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及《征用土地公告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既然无预征公告,抢种何从谈起,又从何日起算起?
 
正是基于对“一登记两公告”等征地程序的严重质疑,当李沃求被拘留转批捕后,家人一直坚持上访,蓬江区、江门市、广东省,跑不同层级的信访、公安、政府等部门,已成为李沃求一家人的日常生活内容。林焕仪说,“2008年11月25日,棠下镇三堡村村民委员会,以拟代征收形式和元岭二组签订《珠江三角洲经济区外环公路(江肇高速公路)蓬江段征地补偿协议书》,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告知元岭二组和李沃求,该地不准种东西。这半年时间能叫抢种吗?常常和廖路山一起干活的村民梁夏则回忆,李沃求在“李文成山”种植青苗的时间是3月份,“11月都冬天了,还怎么种?”
 
显然,江肇高速公路项目建设中,征地程序是否存在漏洞,以及李沃求在该工程项目征地范围内的“李文成山”种植青苗的时间,是判断李沃求和村民种植行为是否合法的关键。梁夏也认为,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从始至终,我就没看见过什么预征公告,也没听说村里有谁看见过。”村组长梁德权说,就是因为政府在征地程序上的问题,才造成了村民们工作、生活的混乱。
 
此外,李沃求家人和村民们对李沃求被控以“诈骗国家财产”强烈不服的是,“清点苗木,是棠下镇征地组、三堡村干部、李沃求三方在场,共同签字确认,苗木数由征地拆迁工作组定报,得多少款李沃求不知,李沃求并没有虚构苗木数目冒领青苗款,一切均在政府掌控中,怎是诈骗?”林焕仪说,同在一座山上种苗木的梁志刚、梁景润,以及陆国光、陆国全兄弟,他们虽然在本案中作为证人指证李沃求抢种,但是,他们自己同一天所种的苗木无论面积还是数量都远比李沃求多得多,其中梁志刚、梁景润得青苗补偿款130万元,陆国光、陆国全兄弟得款91万余万,“为什么他们的补偿就被政府认定为合法,而李沃求则构成诈骗,这合法吗?!” 鉴于此,村民怀疑公安部门胁迫上述4人出面指证李沃球,因为如果不指证,公安部门完全以相同理由将上述4人一并抓捕入狱。后来的情况表明,村民的怀疑并非凭空想象,该案二审时家属提供了上述证人的录音及文字整理:上述4人均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进行“指证”,大致情况可概括为“戴手铐、不签字不准离开、事先写好口供”等。
 
李沃求的家人认为,如果政府真认为李沃求2008年在“李文成山”上的青苗种植属于“抢种”,那么,正确的作法应该是经过认真核实权属、准确核定后,按规定不予补偿,又何至于在事隔一年后,直到迳口苗木场的拆迁补偿谈不拢时,再来指控李沃求“诈骗”,“这不是打击报复是什么?这种做法,如何叫老百姓信服!”
 
 
二  迳口苗木场拆迁
 
李沃求家人和村民们看来,李沃求被抓。是一起于理于据都难让人信服的冤假错案,之所以如此,关键并不是他在“李文成山”上的苗木种植和补偿,而是在于李沃求所租用的江门市蓬江区棠下镇迳口管理区的苗木场征地拆迁,李沃球不同意政府开出的补偿标准。
 
林焕仪告诉我们,李沃求的这个苗木场占地50亩,租期30年,同时还还建有一间证照齐全、建筑面积达1500平方米的餐厅,餐厅四周种植了大量名贵绿化树;此外,还有40亩的苗圃场,总投资超过550万元,而这些钱大部分来自银行及亲戚朋友的借款。经过7年的苦心经营,这些财产的价值已超过2200万元。因江肇高速公路建设需要,这些经营了7年的餐厅、树木及苗圃场面临着征用拆迁和补偿问题,7年白干了,还要背上一屁股债务,这让李沃球很不情愿。
 
而林焕仪所提供的一份抬头为“林焕仪、李新妹女士”、落款为“棠下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的信访回复记载到:
 
“……根据征地工作组提供的资料,2008年6月至2009年3月期间,征地工作组先后五次约见李沃求就补偿事项进行过磋商,但都没有达成共识。2009年4月蓬江区公证处对花木场所属征地范围内的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进行清点,后出具公证书。根据公证书清点的清单,我镇征地工作组根据补偿标准计算出补偿金额为1,478,102.15元人民币,但李沃求不同意该补偿金额。2009年4月15日,由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王积俊同志牵头组成由区委、区监察局、江肇高速公司、棠下镇等单位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再一次约见李沃求,在充分考虑李沃求所提要求的基础上,为尽快解决问题,会议最后决定给予李沃求花木场属征地范围内的青苗及地上附着物3,000,000元人民币(该款项已存入江门市国土局),但李沃求仍拒不接受签收。
 
2009年7月至12月,镇信访办、征地工作组多次通过电话联系李沃求,但对方不接听或关机,无法与他联系,最后通过迳口村书记李慧民与他接触,他表示不与镇的干部见面,认为镇无法处理。……”
 
这份“棠下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的信访回复,将拆迁双方你来我往的谈判经过,描绘得简洁清晰,但是,林焕仪说,这并不是事实的全部。她拿着那封写给“尊敬的省委常委领导”、落款为“一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投诉人”的信访信说:“由于与实际投资金额相差太大,李沃求不接受上述补偿,2009年5月16日被当地政府出动警力强行夷为平地。”
 
村民粱夏、粱德权、廖路山也认为,出动警力强拆,是这起征地拆迁事件的转折点,也是李沃求命运的转折点。自此以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从广州到北京,从省政府、省信访局、省公安厅、省人大到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无论是奥运会期间,还是两会期间,倔强的李沃求从未停止上访“申冤”的念头,上访时,有时孤身一人,有时多人,经历了为上访“潜伏”山上躲避当地截访人员红外线探测仪追踪、高速公路接力等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一直到2010年7月14日,李沃求最后一次从国家信访局上访回家后被抓,关押在江门市看守所至今。
 
 
三  被关押的近两年
 
在一封写给“省人大领导”的信访信中,李沃求妻子林焕仪申诉到:“李沃求为了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一年多来多次赴京上访,棠下镇派出所、信访办也多次打电话劝说丈夫尽快签收迳口土地补偿款300万元解决问题而不再上访,但对李沃求提请有关部门重新清点青苗数量、在同一地段、同一价格公开、公平、公正、合理计算补偿的要求置之不理。”
 
廖路山说,那一年多里,当地政府的确是不间断地找李沃求和他全家“做工作”,甚至,连李沃求早已分家的弟弟,也被当地干部多次找上门,希望能够让李沃求回心转意,接受300万的补偿款。但是,倔强的李沃求认为此数额远不及其损失,自己还欠着一屁股债,因而回应村干部的常常是一句话“我们北京见!” 林焕仪说,那一年多里,仅孤身一人,李沃求就去了四趟北京,最后一次,是5个人去的北京。
 
2010年7月14日,李沃求等5人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回家后,7月15日早上8点左右,“被当地雅瑶镇、派出所的领导和江门市蓬江区棠下镇派出所所长陈显森等3人以谈征地补偿为由骗去棠下派出所,我们家属也随后到了棠下派出所,当时迳口管理区负责人(李慧民)也在派出所和丈夫商谈征地补偿问题,因李沃求不愿意签收300万元补偿而不再上访,于当日便以涉嫌诈骗的罪名将他拘留,拘留一个星期后,我们家属才接到江门市公安局篷江分局开出的拘留通知书,并于8月21日经篷江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家属8月30日傍晚才接到逮捕通知书,一直拘留至今,从不给家人见。”林焕仪说。
 
村民们认为,江肇高速公路、广珠铁路这两条途经他们村时黑幕重重的征地拆迁,注定了李沃求没有好下场。他们说,事后来推断,7月15日动手抓捕李沃求,并不是突然的,而是有明显征兆和预谋的。“早在7月11日,蓬江区棠下镇政府在一封《致三堡村村民的公开信》中就提前告知,李沃求、朱传照(元岭二组组长)等人因涉嫌在江肇高速公路征地过程中诈骗国家财产,现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将被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林焕仪和家人质疑,“李沃求7月15日才被公安机关拘留,为什么棠下镇政府11日就越权行使政法机关职权定论?”
 
更为诡异的是,李沃球及朱传照“诈骗”案没有“被害人”,也无人报案,这从公安局递交的材料中得到证实。在公安局递交给法院的一份“情况说明”中称:“由于本案受害人江肇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不报案,不积极配合调查及笔录,因而没有相关证人证言……。另一方面,除梁志刚等4名同样涉嫌“诈骗”的人外,其余证人证言均来自征地组官员。念及此,李家及村民无不担忧本案的公正性。
 
廖路山说,这几年来,村民因为怀疑征地拆迁补偿存在黑幕,上访一直不断,2010年5月,梁英祥、梁夏、梁永坚、冯超然、李文登、梁广恩、李伟芳等7名村民向国家信访局上访被拦截带回后,还被关在蓬江区篁庄考场宾馆8天办“学习班”。这7位村民在给国家信访局的控告信上说,“……现因广珠铁路建设需征用我村的土地,途过我们7人种植的果园及苗圃场。在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也没有任何人找我们协商有关青苗补偿问题的情况下,2010年3月22日早上9时,征地工作组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地出动警力及工作组人员400余人,大型挖土机6台,强行将村民的该地段种植的农作物痍为平地。出动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力对付手无寸铁的村民实施镇压,手段极其恶劣卑鄙、残忍,与法西斯手段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是惨无人道视百姓的生命财产如蚂蚁粪土,在当地激起很大民愤,恶性事件随时发生,眼看我们用自己的血汗钱投资的财产成为泡影,经济损失惨重,在当地投诉无门,只得进京上访。……”
 
在另一封写给“省人大领导”的信访信中,林焕仪说,三堡元岭二组的村民因对广珠铁路建设征地、房屋拆迁、土地、青苗赔偿不合理等种种问题不满而集体上访表达心声,有什么不对?“当地政府(凭什么)就将煽动他人上访的罪名强加在李沃求的头上?”、“难道当地村民房屋拆迁、土地、青苗补偿与李沃求有利益关系吗?政府没有按照征地标准补偿,出现不公平、不合理现象,以致村民为了维护自己权益而集体上访,需要他人煽动吗?设立镇(政)府是为广大群众服务、办事、解决问题的,农民本身就是弱势群体,又如何给政府施压?”林焕仪说,“村民的上访影响了当地政府的政绩,政府才必欲除之而后快。这种情况下,才把李沃求一年多前早已签署完结的“李文成山”的青苗补偿拿出来定罪,说他诈骗!” 廖路山分析到,政府抓李沃求、朱传照,就是“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
 
林焕仪告诉我们,自从李沃求被抓后,近两年来,80多岁的父亲李春荣和60多岁的母亲李新妹精神差了很多,他们始终想不明白,如何如此久拖不决。从刑拘到批捕到审理,总是超过了法定期限,儿子从2010年7月刑拘到2011年7月一审竟耗时一年,2011年11月初二审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理应在1个半月后重启一审,可一拖就是超过4个月。他们更想不明白的是,如此简单的案情,为何历经3次“补充侦查”。
 
随行的律师估计,法院可能有点犹豫,如果硬性判决罪名成立,错误可能太过明显,如果判决无罪,蓬江区政府等有关部门可能面临巨大麻烦,因而左右为难,审理和判决只好一拖再拖。
 
林焕仪说,由于巨大的不确定因素,如今一家人已在痛苦中煎熬近两年。李沃球的弟弟也深感不安,担心自己也被莫名其妙的“送进去”,要是那样,家里就没了主事的男人,因而他总是躲着村干部及政府官员,并决定不日离开江门。两位老人的精神更是一天天萎靡,父亲李春荣常常默默地坐在门前长条石凳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似乎担心自己的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儿子,而母亲李新妹,则常常跑到关押李沃求的江门市看守所门外亭子里,看着高墙发呆。“关进去快两年,稀里糊涂地见过一次面,李沃求在里面怎么样,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P.S 本案将于2012年3月27日上午9:00在江门蓬江区法院再次开庭,本人将在开庭后发布第二篇观察报告,敬请关注。
评论 [34] 转发:
0
领导、党政部门回复
网络问政部编辑回复
问政观察员回复
回复时间:2012-3-25 20:02:02
重庆的打黑有待进一步认识与评估,办理“李庄案”的检察官么宁已深陷舆论漩涡之中,个中缘由值得本案的每一个检察官及法官深思。时代会进步,法治会进步,这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
回复时间:2012-3-25 19:56:14
江肇高速及广珠铁路引发的征地补偿上访已持续多年。强烈建议江门政府公开铁路及高速公路公司实际支付的补偿款总额、实际支付给村民的补偿款明细、征地管理成本等。只要做到这一点,我深信上访会很快平息。
回复时间:2012-3-25 19:49:43
我始终想不通的是,既然是“诈骗”,就应该有人报案、有人受害,但本案真的没有。对江肇高速而言,征地款已付给江门政府,路也完工通车,显然已不关其任何事,故拒绝配合调查,拒绝承认自己“受骗”。这是本案重要的诡异之处。
回复时间:2012-3-25 19:44:32
事实证明,无论法律多么完美,任何国家都无法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我们要思考的是,“冤枉好人”和“错漏坏人”那个后果更严重?更何况,在廉政建设远不如人意的当下,此类“诈骗”的后果到底有多严重?
小枫叶

读死书,死读书!知道要征地,就拼命种树,有心的人,有眼的人都知道什么事了!哈哈,总之是想搞钱,非法的搞钱,你说没错吗?好好反省一下吧,“大状”们!中国的“进步”,你们功不可没!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是不是骗政府的钱。

2013-7-8 11:48:56 来自腾讯QQ [转发] [回复]
小枫叶

读死书,死读书!知道要征地,就拼命种树,有心的人,有眼的人都知道什么事了!哈哈,总之是想搞钱,非法的搞钱,你说没错吗?好好反省一下吧,“大状”们!老以为就是赢了官司,中国退步,就是这样的人搞出来的!可悲可笑的中国律师,只要收了别人的钱,什么都要打到底,没了原则,三岁小孩子都知道,到底是不是骗国家的钱的事,还以为胜了。

2013-7-8 11:46:47 来自腾讯QQ [转发] [回复]
nishizhushiba
这样的冤案出现,这样不做违法的事情也被当作做了违法的事情来惩罚,令家人和身边的朋友,不管是经济和身心都受到伤害,让我们这些老百姓以后怎么样相信政府,怎么样奉公守法!唉真是悲哀啊
2012-3-26 11:48:25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283678195
无视广大人民的利益,用法律来当做游戏,陷害他人的执法者,多么可耻啊。
2012-3-26 11:37:30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283678195
江门的阳光在哪里?
2012-3-26 11:16:22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8d2012
江门怎么就这么黑暗.............
2012-3-26 11:06:29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8pokln
因为上访而被套上的诈骗?难道你们那里就没有人站出来说话.找一个清廉一点的.帮帮忙.看怎么样?把那些腐败的清出来.别怕.上天还是帮助你们的.加油
2012-3-26 10:49:01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olkiu
难道没有人去管吗?甘样只手遮天
2012-3-26 9:59:48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olkiu
在这样的一个文明社会里.居然还百甘黑暗.唉..........
2012-3-26 9:52:31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fs人
国家财产?
2012-3-26 7:59:28 来自网络问政平台 [转发] [回复]
共3页,当前为第1页
网络问政网友回复
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或   
  • 最近被关注的领导
  • 猜您关注的领导
网民推荐更多
热门话题更多
问政平台图集
最新回复领导[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