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立医院不逐利,关键是“管办分离”
  • 问政对象: 省委书记胡春华省卫计委
  • 回复:1 浏览: 提问时间:2015-4-3 11:01:10
人推荐

4月1日,《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改革文件出台,其中提出,要坚持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基本定位,将公平可及、群众受益作为改革出发点和立足点,落实政府办医责任,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建立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保障可持续的运行新机制。

“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无疑是一个改革的大亮点。其实,自2009年中国启动新一轮医改以来,公立医院改革就一直是舆论的焦点。

大家也都知道这一二十年来,医疗改革政策经历了多次调整,似乎一直在“市场—公益”的两元对立中来回摆动。这次明确提出“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是不是又要做去市场化的调整呢?

其实,这种“市场—公益”两元对立,并没有真实描述中国的医疗现实。

之前,饱受诟病的公立医院所谓“市场化”,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化”,而是公立医院基于特殊身份的不正当竞争。这次改革的当务之急就在理顺其中的关系,推行管办分离,而不是再回到“市场—公益”的来回摆动中。

在本世纪初的那一轮医疗改革中,政府的医疗投入过低,使医院的主要收入来自病人,直接刺激了医院以药养医、过度检查等问题。这被人称为“过度市场化”。

但是,以往那种“过度市场化”的B面,却是公立医院的日益“行政化”,各级卫生行政部门与公立医院呈现“父子关系”,医院是行政部门的附属物,医院级别由行政部门规定,医生则相当于准公务员,医生职称由政府评定。这种“管办不分”的医疗卫生体制,极易产生“管制俘获”,即监管者被监管对象收买,二者形成合谋。

于是有了这么一个吊诡的局面,在“市场化”的名义下,公立医院却通过行政手段,免费、低价获得土地等重要资源,而在其中挖出很大的一块资源搞“特需服务”“院中院”,从本已紧张的公共医疗资源里挖墙角。所以,一些大城市三令五申:不再新增公立医院的特需床位,并逐渐缩小已有的特需床位规模;但效果并不佳,这就是前述的“管制俘获”问题。

另一方面,在之前所谓“市场化”下,民营医院未曾获得与公立医院公平竞争的机会,在医院开设布局、引进大型设备、社保等方面上遭遇行政门槛,比如,上海直到2007年才首次将营利性综合民营医院纳入医保范围。另外,医院对药品的处方权,也是严格按行政级别来分配的,很多药民营医院根本进不了,这导致医院的“水平”严格按行政级别递增,问题重重。

所以,面临近年屡屡发生的医患冲突,一些学者片面强调“政府办医”“医院由政府养起来”,赢得了一些廉价的掌声。其实,强化公立医院公益属性的前提,就是管办分离,让公立医院与权力脱钩,不再染指高端医疗服务,利用权力与民营医院搞不正当竞争。

总之,理顺权力与医疗的关系,使医改走出之前“市场—公益”两元对立的死循环。

评论 [1] 转发:
0
领导、党政部门回复
回复时间:2015-4-14 9:20:19

您好!您的意见和建议已转有关部门阅处,感谢对我省医改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网络问政部编辑回复
问政观察员回复
  • 最近被关注的领导
  • 猜您关注的领导
网民推荐更多
热门话题更多
问政平台图集
最新回复领导[换一组]